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正文阅读

大选平稳顺利 缅甸政治转型前景并不乐观

发表日期:2019-08-09 19:49  作者:admin  浏览:

  当地时间11月9日,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的支持者在庆祝。虽然官方计票结果尚未公布,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声称已经赢得此次缅甸大选。CFP供图

  很少人会怀疑一点:此次缅甸大选,对于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简称“民盟”)而言,问题不在于是否能赢,而在于能赢多少。

  这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在一篇刊文中所作出的判断。从截至目前的缅甸大选开票情势看来,上述判断已是各方的主流预期。

  当地时间11月8日,缅甸举行了自1990年以来的又一次全国公开的议会大选。大选在平稳气氛中于当日下午4时结束,目前已进入计票阶段。由于缅甸采用的仍是人工计票方式,因此,官方确认的选举结果,将需要花费数天才能揭晓。

  缅甸此次大选规模十分庞大,规则也颇为复杂。共有6038名候选人参加全国各级选举,这些候选人包括91个政党推举的候选人以及310名独立参选的候选人。联邦选举委员会确定,本次选举有1150个选区,其中323个选区竞选联邦议会中的下议院(人民院)席位,168个选区竞选联邦议会的上议院(民族院)席位,其余659个选区竞选省邦议会席位。

  缅甸联邦议会共有664个席位,但由于2008年缅甸宪法规定在国会中保留四分之一的名额(166席)给军方代表,所以,此次参与国家议会竞选的候选人要争夺的席位,只是民选部分的498席个议席(民族院168席、人民院330席)。参与地方竞选的候选人,则要角逐省邦议会的644个议席以及省邦少数民族地区的29个议席。如此一来,全国与地方共有1171个议席供角逐。

  一位民盟发言人早前曾称,民盟已在全国范围内获得70%的议席。但是,这一说法尚未得到官方确认。从目前的情势来看,在缅甸民众颇为强烈地希望政党轮替的意愿之下,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似乎是可以预期的结果。截至当地时间11月9日晚11时,在缅甸联邦议会的498个议席中,只有54席揭晓了官方结果,民盟拿下了其中的48席。

  不过,即使民盟如愿击败现在的缅甸执政党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获得多数议席,成为联邦议会第一大党,也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在议会选举后3个月内将举行的缅甸总统选举,将是第二个战场。缅甸宪法规定,大选后90天内将召开联邦议会第一次会议,届时将选举产生总统、副总统,组成新政府,现任军政府将向新政府移交权力。民盟如若想要稳稳地将缅甸新总统的位子握在手里,必须拿到联邦议会总共664个席位中的三分之二的席位(约443席),否则,民盟仍需要联合其他小党派组建联合政府。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料将再度掀起缅甸国内各政治势力的新一轮博弈。

  反对党民盟领袖昂山素季将在选举后的缅甸政坛扮演什么角色,也是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昂山素季本人,也正是缅甸大选如此引起全球关注的原因之一。在过去近30年中,这位现年70岁的女性“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已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个“追求民主”的符号。

  昂山素季是被暗杀身亡的缅甸独立领袖昂山将军之女。1988年3月,已在英国结婚生子的昂山素季以探望中风的母亲为由回到缅甸,时值缅甸人民发起反抗军政权的遭到军队和警察。许多受害者、激进分子和退役高级军官要求昂山素季出面领导反抗运动。1988年9月,民盟成立,昂山素季担任总书记。1990年,昂山素季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大选胜利,但那次大选结果被军政府宣布作废。在其后21年间,昂山素季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于其寓所中长达15年。面对软禁,昂山素季原本是有选择的,军政府开出的条件是,只要她同意离开缅甸,她随时可以搭最早班的飞机离开,但条件是她将无法再次踏上缅甸的国土。昂山素季选择坚持“留守”在自己的国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与自己的丈夫与孩子长期分离。即便他的丈夫、在牛津大学执教的迈克·阿里斯教授身患癌症,也无法获得缅甸军政府的准许进入缅甸与昂山素季相见,直至阿里斯去世,夫妻二人也没有再见一面。

  昂山素季以其惊人的意志和为自己所坚持的事业付出的巨大牺牲,获得世人敬佩。她也因此于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由软禁中获释;2013年,她宣布将竞选缅甸总统。但由于缅甸宪法规定,拥有外国直系亲属的人不能参选总统,有两个英国国籍儿子的昂山素季被排除在了总统候选人之外。

  也有学者分析认为,对于缅甸民主化进程的主要支持者美国——无论是奥巴马本人还是——而言,缅甸民主化进程都属于“优势政治资产”。连美国总统参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最近也不忘在这件事情上邀上一功。因而,美国目前在缅甸的政策目标,聚焦的是“保证缅甸民主化进程继续推进、不可逆转”,而非“必须是昂山素季当总统”。

  基于以上原因,目前留给昂山素季最可能的选项,是成为缅甸联邦国会两院之一的议长。一旦民盟在议会大选中获胜,昂山素季在幕后领导缅甸新政府可能并非难事。而从目前情况看来,昂山素季也已经为此作了打算,她日前曾作出了一番强硬表态:如果民盟在大选中获胜,她将“凌驾于总统权力”之上。

  即使民盟能顺利在大选和新政府组阁中占据优势,不管是民盟还是昂山素季,所要面对的前路并不平坦。

  首先,缅甸军方将给予民盟和昂山素季多少施展拳脚的空间,如今看来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尽管缅甸军方已承诺将承认大选结果,但宪法规定议会中预留出四分之一席位给军方的做法,已然宣示了缅甸军方意图保有在缅甸政坛政治影响力的意图。在缅甸大选之前就有国内学者分析认为,“不应低估缅甸军方意图继续掌控缅甸政治的决心、信心和手段”。

  其次,民盟内部也存在问题。民盟内部结构较为松散,有分析甚至认为,“只有昂山素季才能将民盟团结起来。一旦昂山素季这个符号不在了,民盟甚至有可能立刻解体”。缺乏执政经验也是民盟的一大弱点。

  再次,缅甸国内民族、宗教矛盾有抬头的趋势,这将有碍于缅甸未来国内政局的稳定。佛教民族主义兴起,可能导致更多的对少数的穆斯林民众(尤其是对聚居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的暴行。

  鉴于上述这些因素,加上缅甸较为落后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有分析认为,这将降低缅甸成为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的成功典范的概率。

  很少人会怀疑一点:此次缅甸大选,对于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NLD,简称“民盟”)而言,问题不在于是否能赢,而在于能赢多少。

  这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日前在一篇刊文中所作出的判断。从截至目前的缅甸大选开票情势看来,上述判断已是各方的主流预期。

  当地时间11月8日,缅甸举行了自1990年以来的又一次全国公开的议会大选。大选在平稳气氛中于当日下午4时结束,目前已进入计票阶段。由于缅甸采用的仍是人工计票方式,因此,官方确认的选举结果,将需要花费数天才能揭晓。

  缅甸此次大选规模十分庞大,规则也颇为复杂。共有6038名候选人参加全国各级选举,这些候选人包括91个政党推举的候选人以及310名独立参选的候选人。联邦选举委员会确定,本次选举有1150个选区,其中323个选区竞选联邦议会中的下议院(人民院)席位,168个选区竞选联邦议会的上议院(民族院)席位,其余659个选区竞选省邦议会席位。

  缅甸联邦议会共有664个席位,但由于2008年缅甸宪法规定在国会中保留四分之一的名额(166席)给军方代表,所以,此次参与国家议会竞选的候选人要争夺的席位,只是民选部分的498席个议席(民族院168席、人民院330席)。参与地方竞选的候选人,则要角逐省邦议会的644个议席以及省邦少数民族地区的29个议席。如此一来,全国与地方共有1171个议席供角逐。

  一位民盟发言人早前曾称,民盟已在全国范围内获得70%的议席。但是,这一说法尚未得到官方确认。从目前的情势来看,在缅甸民众颇为强烈地希望政党轮替的意愿之下,民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似乎是可以预期的结果。截至当地时间11月9日晚11时,在缅甸联邦议会的498个议席中,只有54席揭晓了官方结果,民盟拿下了其中的48席。

  不过,即使民盟如愿击败现在的缅甸执政党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获得多数议席,成为联邦议会第一大党,也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在议会选举后3个月内将举行的缅甸总统选举,将是第二个战场。缅甸宪法规定,大选后90天内将召开联邦议会第一次会议,届时将选举产生总统、副总统,组成新政府,现任军政府将向新政府移交权力。民盟如若想要稳稳地将缅甸新总统的位子握在手里,必须拿到联邦议会总共664个席位中的三分之二的席位(约443席),否则,民盟仍需要联合其他小党派组建联合政府。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料将再度掀起缅甸国内各政治势力的新一轮博弈。

  反对党民盟领袖昂山素季将在选举后的缅甸政坛扮演什么角色,也是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昂山素季本人,也正是缅甸大选如此引起全球关注的原因之一。在过去近30年中,这位现年70岁的女性“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已在全球范围内成为一个“追求民主”的符号。

  昂山素季是被暗杀身亡的缅甸独立领袖昂山将军之女。1988年3月,已在英国结婚生子的昂山素季以探望中风的母亲为由回到缅甸,时值缅甸人民发起反抗军政权的遭到军队和警察。许多受害者、激进分子和退役高级军官要求昂山素季出面领导反抗运动。1988年9月,民盟成立,昂山素季担任总书记。1990年,昂山素季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大选胜利,但那次大选结果被军政府宣布作废。在其后21年间,昂山素季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于其寓所中长达15年。面对软禁,昂山素季原本是有选择的,军政府开出的条件是,只要她同意离开缅甸,她随时可以搭最早班的飞机离开,但条件是她将无法再次踏上缅甸的国土。昂山素季选择坚持“留守”在自己的国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与自己的丈夫与孩子长期分离。即便他的丈夫、在牛津大学执教的迈克·阿里斯教授身患癌症,也无法获得缅甸军政府的准许进入缅甸与昂山素季相见,直至阿里斯去世,夫妻二人也没有再见一面。

  昂山素季以其惊人的意志和为自己所坚持的事业付出的巨大牺牲,获得世人敬佩。她也因此于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由软禁中获释;2013年,她宣布将竞选缅甸总统。但由于缅甸宪法规定,拥有外国直系亲属的人不能参选总统,有两个英国国籍儿子的昂山素季被排除在了总统候选人之外。

  也有学者分析认为,对于缅甸民主化进程的主要支持者美国——无论是奥巴马本人还是——而言,缅甸民主化进程都属于“优势政治资产”。连美国总统参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最近也不忘在这件事情上邀上一功。因而,美国目前在缅甸的政策目标,聚焦的是“保证缅甸民主化进程继续推进、不可逆转”,而非“必须是昂山素季当总统”。

  基于以上原因,目前留给昂山素季最可能的选项,是成为缅甸联邦国会两院之一的议长。一旦民盟在议会大选中获胜,昂山素季在幕后领导缅甸新政府可能并非难事。而从目前情况看来,昂山素季也已经为此作了打算,她日前曾作出了一番强硬表态:如果民盟在大选中获胜,她将“凌驾于总统权力”之上。

  即使民盟能顺利在大选和新政府组阁中占据优势,不管是民盟还是昂山素季,所要面对的前路并不平坦。

  首先,缅甸军方将给予民盟和昂山素季多少施展拳脚的空间,如今看来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尽管缅甸军方已承诺将承认大选结果,但宪法规定议会中预留出四分之一席位给军方的做法,已然宣示了缅甸军方意图保有在缅甸政坛政治影响力的意图。在缅甸大选之前就有国内学者分析认为,“不应低估缅甸军方意图继续掌控缅甸政治的决心、信心和手段”。

  其次,民盟内部也存在问题。民盟内部结构较为松散,有分析甚至认为,“只有昂山素季才能将民盟团结起来。一旦昂山素季这个符号不在了,民盟甚至有可能立刻解体”。缺乏执政经验也是民盟的一大弱点。

  再次,缅甸国内民族、宗教矛盾有抬头的趋势,这将有碍于缅甸未来国内政局的稳定。佛教民族主义兴起,可能导致更多的对少数的穆斯林民众(尤其是对聚居在若开邦的罗兴亚人)的暴行。

  鉴于上述这些因素,加上缅甸较为落后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有分析认为,这将降低缅甸成为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的成功典范的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