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正文阅读

【缅甸研究】朱陆民 康颖峰:缅甸民主转型对印缅关系的机遇与挑

发表日期:2019-10-24 21:06  作者:admin  浏览:

  湘潭大学碧泉书院·哲学与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美国问题研究中心湘潭大学基地主任;研究生

  2015年11月, “全国民主联盟”在缅甸大选中获胜。2016年3月, “全国民主联盟”候选人吴廷觉被联邦议会推举为新任缅甸总统, 缅甸民主转型取得重大进展。缅甸民主转型有助于为印缅关系发展提供意识形态支持及民意基础, 并为加强两国在国防军事、经济贸易以及科教文卫等领域的双边合作提供全新机遇。民主转型中的缅甸日益开放, 印缅关系发展在迎来机遇的同时也面临挑战。缅甸作为印度的重要邻邦, 缅甸民主转型对印缅关系发展至关重要。

  迫于国内外政治压力, 实际掌控缅甸政权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军人政府宣布实施民主化改革。2003年8月, 缅甸军政府颁布了旨在实现民族和解、推进民主进程的“七点民主政治路线月, 缅甸通过全民公决的形式颁布《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2010年11月, 缅甸举行了近20年来的首次大选。尽管赢得2010年大选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拥有很深厚的军方背景 (该党的前身“联邦巩固发展协会”即由军方主导成立, 军方领导人此前一直担任协会的名誉领导人职务) , 新任缅甸总统吴登盛也是军人出身, 但此次选举毕竟象征缅甸的民主转型正式开启。2015年11月, 缅甸依据宪法时隔5年再次举行大选, 代表民主力量的“全国民主联盟” (简称“民盟”) 获得此次选举的胜利。2016年3月, 在联邦议会中占据多数席位的“民盟”顺利通过议会选举的方式推举吴廷觉出任新一届缅甸总统, 缅甸民主转型取得重大进展。

  印度位于南亚次大陆的中心地带, 与地处东南亚西端的缅甸隔海 (孟加拉湾和安德曼海) 相望, 且两国在陆地上也有着长达一千多公里的边界线。作为重要近邻, 印度与缅甸两国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 印缅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联系紧密。因此, 缅甸局势的发展变化时刻影响着印度的国家利益。印度作为缅甸的重要邻邦, 印缅两国关系发展跌宕起伏。针对印缅两国关系, 国内外学者已有相关研究, 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 在缅甸民主转型前后印缅关系的演变方面, 主要代表成果是李昕的《印度与缅甸互联互通发展探析》, 该文分别从印度对缅甸军政府的“孤立”政策阶段 (1988-1992年) 、印度对缅甸军政府和民选政府的“建设性接触”政策阶段 (1993-2012年) 、印度对缅甸新政府的“互联互通”政策阶段 (2013年至今) 2这几个不同时间段对印缅关系进行探究。此外, 李晨阳、瞿健文在《试论1988年以来印度与缅甸关系的发展》这篇文章中则以“批评对立”阶段 (1988年9月-1992年) 、“接近缓和”阶段 (1993-1999年) 以及“全面合作”阶段 (2000年至今) 这三大阶段来对印缅关系进行研究。3

  其次, 在关于缅甸民主转型后印缅关系发展产生的具体变化方面, 国内学者主要从政治和经贸领域视角进行研究。在政治领域, 骆乐在其硕士学位论文《印度“东向政策”下的对缅甸外交研究》中指出, 缅印两国政治关系从最初的“恢复工作关系”到高层频繁互访, 呈现出不断升温的势头, 并推动两国其它领域合作向前发展4;在经贸领域, 殷永林在《21世纪以来印度与缅甸经济关系发展研究》一文中表示, 21世纪以来印缅两国政治关系的改善极大地提升了两国的经贸往来, 印度在缅甸对外贸易中的比例提高;印度对缅甸直接投资增多;印度还对缅甸的一些项目进行援建, 提供了一些发展援助5。2010年缅甸开始民主转型后, 印度与缅甸的经济关系会继续加强。

  再次, 在缅甸民主转型后印缅关系发展变化的动因方面, 吴兆礼在《缅甸政治改革以来印度与缅甸关系的进展与趋势》一文中将其总结为三个方面的原因: (1) 印度东北边境地区安全与发展的需要; (2) 缅甸地处连接南亚与东南亚的特殊地理位置; (3) 印缅海上贸易发展的需要6。马来西亚学者阿兹曼·阿约 (Azman Ayob) 的学术论文《印度与缅甸关系:从理想政治到现实政治》 (India-Myanmar Relations: from Idealpolitik to Realpolitik) 认为, 印度的经济利益因素和国家安全战略迫使印度对缅外交政策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发生转变, 即由理想主义转变为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影响下的印缅双边关系将继续得以巩固。7

  最后, 在缅甸民主转型后印缅两国关系发展的前景方面, 印度学者迪维雅·迪威温蒂 (Divya Dwivedi) 在论文《缅甸军事化下的民主对印缅关系的影响》 (Impact of Myanmar’s Militarised Democracy on Indo-Myanmar Relations) 中将当前缅甸的民主进程称之为“军事化民主”8, 作者认为缅甸的“军事化民主”进程和印度的“东向政策”等现实因素虽然推动两国关系有所进展, 各领域的双边合作均有所增加, 但是只有缅甸实现完全的、彻底成熟的民主政治这一前提, 印缅双边关系才会更加深入发展。

  虽然国内外学者针对缅甸民主转型后的印缅关系发展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然而上述研究都大都局限于经济和政治两大领域。更为重要的是, 直接和集中讨论缅甸民主转型对印缅关系影响的成果还不多见。鉴于此, 本文试图对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索和研究。

  如今缅甸正处于民主转型的进程中, 这对于印缅两国关系意味着机遇和挑战并存。针对当前局势的分析, 缅甸民主转型最终能否顺利完成还不得而知, 而且民主转型的过程中难免出现波折。不过, 若民主改革得以在缅甸顺利完成, 印缅双边关系将会更加密切, 印度的国家利益会更有保障。缅甸的民主进程对印度意义重大, 意味着全新的机遇。

  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 20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同缅甸的关系有所回暖:1992年下半年, 印度同意缅甸重返“不结盟运动”, 印缅两国关系开始出现缓和的迹象;1993年, 印度外交秘书迪克西特访问缅甸后, 印度政府宣称缅甸国内的发展纯属其内政, 并减少了对缅甸国内的支持和人权问题的批评;1994年1月, 印缅两国更是实现了时隔6年的首次政府高层会晤。1998年上台执政的瓦杰帕伊政府同样重视发展同缅甸的关系, 但是由于印度部分高官对流亡于印度的缅甸势力抱有同情, 印缅两国间关系并不稳定, 双边关系并未深入发展。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其更加愿意同民主化的缅甸政府发展双边关系。一方面, 意识形态是影响国家双边关系的重要因素。军政府的独裁性质使得缅甸与世界政治体制的主流相悖, 也让印缅双边交往面临意识形态上的阻碍, 印缅外交关系难以取得重大突破。如今, 开启民主转型的缅甸与印度同为民主国家, 两者具备共同的意识形态, 印缅关系发展在意识形态方面将不再面临困难。另一方面, 民意是支撑国家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要基础。以往军人统治下的缅甸受到世界上诸多国家的批评与抵制。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印度, 其民众并不支持政府同一个独裁的缅甸军人政权关系过于密切。例如, 当缅甸1988年8月爆发针对军政府的全国性抗议活动时, 印度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行动予以强烈谴责。此外, 在缅甸1990年大选中惨败的军政府宣布当年的选举结果无效时, 印度是首个对军人政权表示谴责的国家;1995年, 印度甚至向昂山素季颁发了“尼赫鲁促进国际了解奖”, 以表彰她对争取自由和民主的鼓励;随后的几届印度政府, 也收容了不少缅甸难民与政治9。印度政府的上述举措明显离不开强大的国内民意支持。现今缅甸开始民主转型, “民盟”政府上台执政, 缅甸再一次被国际社会所接纳, 印缅关系的深入发展自然有了牢固的民意基础。

  自2011年印度外长克里希纳访缅至今, 缅甸与印度通过两国高层的相互接触与商谈, 逐渐形成了两国高层间不定期的会晤机制, 为推动印缅关系深入发展奠定了政治基础。10

  自独立以来, 印度东北部的武装一直活跃于印缅两国边境地区, 并将缅甸作为其后勤补给基地, 不时对印度境内进行武装袭扰。此问题一直困扰着历届印度政府。为解决这一问题, 印度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着手改善与缅甸的双边关系。在国防军事领域, 印度同缅甸政府军开展了有限的交流。1994年5月, 印度陆军参谋长钱德拉·乔希上将访问缅甸, 这是1988年9月以来印度军方高层首次访缅;1995年, 印缅两国根据1994年达成的协议展开了一场代号为“金鸟” (Golden Bird) 的联合军事行动, 旨在打击边境地区的武装分离势力;2000年1月6日, 印度陆军参谋长兼参谋长联席会议领导人马利克上将率团访问缅甸;随后, 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副领导人兼陆军总司令貌埃上将率团对印度进行了回访。西方国家认为这次军事互访是里程碑式的, 意味着印缅多年以来的互不信任关系开始解冻。2000年7月初, 马利克上将再次率团访问缅甸, 并会见了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领导人。112006年11月, 印度国防部高官谢卡尔杜特与缅甸大将、军政府第二号人物貌埃会面时, 同意向该国提供武装直升机、二手的T55主战坦克、口径105毫米的大炮、装甲运输车、弹药, 并帮助其完成缅甸空军战机上航空电子设备的升级。在这次会面中, 印度还承诺, 为缅甸军队提供打击武装活动方面的培训。

  近年来, 印缅边境地区安全合作机制化已初见成效。为了改善印缅边境地区的安全局势, 有效打击边境地区的武装叛乱和跨国犯罪活动, 两国政府建立了部长级会谈以及地区边境管理委员会等机制。印缅边境安全信息共享、联合巡逻与合作管理等机制建立后, 两国边境地区暴力及跨国犯罪活动已经明显减少, 但印缅边境地区的安全环境仍然比较脆弱。12特别是关于打击印度武装方面, 印度指责缅甸军队态度暧昧, 甚至部分缅甸军方人士向印度武装分子提前泄露印度军队的行动计划以换取报酬。13从实际情况来看, 印度的指责有其依据。因为印度反叛武装在缅甸境内主要的经济来源主要包括罂粟种植、毒品叛卖和武器走私等方面, 所以叛军为保障上述行动就必须向缅甸军队进行“通融”。因此一旦边境上的印度分离势力被彻底剿灭, 那么缅甸军方的“利益”自然会受到影响。印度认为, 尽管缅甸多次承诺打击境内的印度武装, 但缅甸军方并未采取有效行动对其进行清剿。14

  “民盟”政府上台执政后, 为了巩固自身政权的稳定, “民盟”政府必定会对缅甸军队进行“大洗牌”, 以便从最大程度上消除军队对政局的影响力并解决军方独裁时期内部贪腐等一系列遗留问题, 同时加强对军队的掌控。2016年以来, 缅甸军方加强了对自身国内少数民族分离武装的围剿力度, 这也间接打击了盘踞在印缅两国边境地区的印度武装。据分析, “民盟”政府统治下的缅甸军队将改变之前对印度武装的暧昧态度, 开始在相关问题上同印度政府积极合作。再者, 加强同印度的安全合作同样有利于缅甸解决自身的少数民族武装叛乱问题, “民盟”政府会努力缩小同印度在相关问题上的分歧。

  此外, 由于印缅两国隔海相望, 因而海上安全合作将成为两国安全合作领域的新方向。作为孟加拉湾沿岸的两个重要国家, 印缅两国显然在维护孟加拉湾和安达曼海的海上贸易航线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15印度前总理辛格于2012年5月29日在仰光的演讲中就指出“印缅需要拓展双边的安全合作, 这不仅对维持边境地区的和平极其重要, 同时也对保护加尔各答和实兑港之间的贸易航线日, 缅甸海军军舰抵达印度东部港口城市维萨卡帕特兰进行访问, 随后两国海军在科科群岛附近海域进行了联合巡逻。这次海上联合巡逻行动对印缅两国来说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因为这是双方自2003年以来首次独立举行联合海军演练。同年7月, 缅甸海军参谋长德瑞访问印度, 双方就“进一步加强海军在联合作战、培训、后勤供应方面的合作, 将现有关系提升到新水平, 促进能力建设和能力提升”等方面达成了共识。2016年2月, 两艘印度军舰访问缅甸仰光迪拉瓦港, 随后印缅海军就“举行联合军演与扩大防务合作”一事达成协议, 这再次凸显出印缅海上军事安全合作不断深化的趋势。未来, 印缅两国将在高级官员互访、舰艇互访、武器装备提升、人员培训以及机制建立等层面继续展开合作, 同时双方还将寻求两国海军联合演习常态化。

  一方面, 印度需要缅甸拥有足够的实力来维护边境地区的安全稳定和贸易线路不受威胁;另一方面, 缅甸也需要借助印度来提升自己的军事实力以对付国内的少数民族武装叛乱。因而在可以预见的将来, 随着缅甸政局民主改革的深入, 印缅两国间的国防军事安全合作也将随之深化。

  从冷战末期的“苏东剧变”再到近些年来西方国家导演的“颜色革命”, 足够多的事例足以让缅甸军方将领对外来事物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影响充满排斥。受此影响, 印缅双边经贸往来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例如, 1980年至1981年度, 印缅双边贸易额只有0.124亿美元。171994年签署印缅边境贸易 (IMBBTA) 协议后, 两国重启边境贸易, 但是当时仅允许12种商品进行交易。18此外, 尽管印度商人在缅甸进行了投资, 但是他们的这些投资却得不到任何官方保障。因为商人们开办的工厂、企业往往会被军政府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征收和“国有化”, 商人们甚至得不到有关的补偿。因此这也导致印度等外国商人对军人统治下的缅甸很少有投资的兴趣。

  2012年11月, 印度政府在对缅甸的边境贸易中增加了22类商品, 使两国之间的边境贸易清单从以前的40类增加到62类。19此外, 印缅两国政府已经达成默契, 允许边境两侧40公里内同一族群民众进行自由贸易及走亲访友20,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了两国边境贸易的发展。另据缅甸国家计划与经济发展部的数据显示, 截至2013年11月30日, 缅甸政府批准的外商直接投资累计已经达到441.24亿美元, 实际FDI流入达340.59亿美元, 其中印度位居第10位, 约占缅甸FDI实际流入量的0.82%。21随着2012年11月缅甸联邦议会表决通过外国投资新法案, 包括印度在内的外商直接投资即将进入快速增长的新阶段。22

  “民盟”政府不仅会更加开放, 还会纠正军政府时期的不合理政策。昂山素季已经表示, 法治才是缅甸得以长久发展的关键, 为了增强外商对缅甸市场的信任, 民盟政府将建设廉洁的、独立于行政机构之外的司法机关, 在缅甸投资的外商的合法权益将受到法律的保护。23除此之外, 缅甸议会还通过了新的《外商投资法》。《外商投资法》中的一些条款对印度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十分具有吸引力, 比如取消了对外商投资额的最低限制;提供五年免税期 (从正式投产的那年算起) ;提供长达70年的土地租赁合同;政府担保不会对外资国有化;同时还为外国制造业产品出口所得利润减免50%的税收 (有条件地) 。24

  民主变革后的缅甸将变得更加开放、自由, 其在印度“东向政策”中的沟通作用将发挥得淋漓尽致。通过缅甸这一“桥梁”, 印度与东南亚国家的来往将更加便捷、频繁, 印度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合作会更加密切、全面。民主转型后的缅甸不止促进印缅两国经济的发展, 它对密切整个南亚和东南亚地区间的经贸联系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民盟政府执政之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完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 提高民众生活水平。缅甸庞大的市场需求显然对包括印度在内的外商资本拥有无法抗拒的诱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印度资本在缅甸的民生与基建领域已经占据了先机。比如, 在缅甸的医药品市场行业, 印度生产药品所占的比重为37%。25近些年, 为了配合印度政府的“东向政策”, 并将加强同缅甸方面的联系, 印度企业在其政府的支持下在缅甸大兴土木, 积极参与缅甸的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著名的就有“加拉丹综合过境运输项目”“印缅跨国铁路网络项目”以及“印缅泰三边高速公路项目”。

  根据2008年印缅两国达成的协议规定, 由印度政府投资该项目, 两国企业合作开发, 工程建设期限为5年;2012年两国首脑会晤后, 工期缩短为3年。

  2012年5月印度总理到访缅甸后, 两国成立了“联合工作组”, 跨国铁路网络建设项目进入快速实施阶段。

  其中印度负责跨印缅边境地区路段的建设;缅甸境内的中间路段由缅甸政府负责, 印度为其提供部分优惠贷款;而泰国政府则负责出资建设缅甸东南至泰国边境城市湄索这一路段。此外, 印度还计划与东盟合作将“印缅泰三边高速公路”从泰国、柬埔寨延伸至越南的胡志明市。

  加强同缅甸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民生领域的合作不仅给印度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润, 同样为印度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具有重大意义。此外, 加强印缅关系是印度“东向政策”的关键所在。根据该政策, 缅甸是印度进军东南亚市场的陆地桥梁。作为“环孟加拉湾多领域经济技术合作组织” (BIMSTEC) 的成员, 缅甸不但在这一地区能源和旅游等发展项目扮演重要角色, 还有望推动印度东北部的经济发展。

  受此影响, 外资参与缅甸民生基建显然困难重重。尽管印度从军人政府那获取了参与的“优先权”, 但是行动过程中难免受到种种束缚。上文中曾提到民主转型后, 缅甸面临的首要任务便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因而, 新执政的民盟政府必将对印度参与缅甸的建设提供便利。

  缅甸民主转型后, 其政治外交多元化趋势日益明显。缅甸国际环境的改善以及2011年9月的密松水电站事件26, 使得中缅关系深入发展遭受挫折27, 中国在缅甸20多年来的优势地位受到挑战28, 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印缅两国外交关系的进一步完善提供了新契机。2014年11月, 印度总理莫迪赴缅甸内比都参加东亚峰会期间分别与时任缅甸总统吴登盛及“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举行了会谈, 被视为印度加强同缅甸政治外交关系的重要战略举措。

  29印度政治评论员曼尼也表示, 昂山素季同印度领导人之间良好的个人关系有助于印缅两国拓展政治外交关系。30

  2014年, 印度为缅甸援建的高级计算机中心正式投入使用, 旨在提升缅甸的信息科技水平。31在医疗卫生方面, 印缅双方的合作集中于联合培训、召开联合研讨会和加强两国医疗人员交流等方向。在文化交流方面, 近年印缅两国就加深文化交流层次已达成共识。2012年时任印度总理辛格就曾表示, 印缅两国有着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历史, 文化是搭建印缅双方友谊的重要桥梁。322014年11月, 缅甸官方性质的文化贸易代表团就曾参加印度曼尼普尔邦的伞盖节和那加兰邦的犀鸟节。33

  在缅甸军政府时期, 每年都会有因国内冲突而导致的缅甸难民涌入印度境内, 这给印度尤其是东北各邦的治安带来了一定的压力。2016年民选政府上台后, 缅甸即将开启新一轮的国内民族和解谈判, 缅甸国内的紧张局势将有所缓解, 这对印度边境地区的和平稳定来说十分利好。

  34而民选政府上台后所发起的新一轮的缅甸民族和解谈判显然为印度国内的民族和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式, 若印度国内民族矛盾得以解决, 其边境地区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将迎来又一个全新的机遇期。

  因而20世纪90年代印缅两国关系“解冻”后, 印度资本进入缅甸市场并没有遇到很大的挑战, 除去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外, 印度在缅甸的投资缺少足够的竞争对手。而缅甸民主转型后, 为了显示对民选的民盟政府的支持, 同时也为了加强本国对缅甸政府的影响力, 欧盟、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政府鼓励本国企业赴缅投资, 西方企业纷纷涌入缅甸市场, 印度商人面临的竞争压力上升。伴随着选择的多样化, 缅甸市场对印度资本和商品的依赖性会大大降低, 印度商品对缅甸的出口市场会呈萎缩态势35, 印度必须尽力改善这一局面。

  在军政府统治时期, 印度企业的工作效率就远远低于中国企业。上文曾经提到过的“印缅泰三国高速公路项目”和“印缅跨国铁路网络项目”, 连接印缅泰三国的高速公路和德里至河内的铁路建设工程早在2003年瓦杰帕伊政府时期就已经启动, 但是到目前为止都未完工, 甚至有部分项目还没有开工。为了保证民众的满意度和支持率, “民盟”政府在社会生活方面挑选合作伙伴时将实行高效者优先的原则。现今民主转型后的缅甸所可选择的合作对象范围更加广泛, 印度所面临的竞争对手将不仅仅只是中国。印度从自身利益出发, 必须主动做出改变。

  所以20世纪90年代印度透露出改善印缅双边关系的想法时, 出于缓解国际压力和平衡中国影响力的考虑, 缅甸很快就给出了积极的答复。36如今缅甸民主转型已经开始, 民选的民盟政府肯定会改善同欧美国家的关系, 在改善缅甸外部环境的同时减少对印度的依赖, 缅甸政府的决策将不再同以往那样向印度“倾斜”。从某种程度上说, 印度对缅甸的外交可能不会再像军政府时期那么顺利。

  印度曾经指责缅甸政府就打击两国边境地区的印度武装态度暧昧, 并且不久后印度军队便越境进入缅甸对武装分子发动了攻势。37印度的上述越境行动显然侵犯了缅甸的领土主权, 但由于当时军政府在许多事务方面需要印度的支持, 所以缅甸选择了妥协。现在“民盟”政府上台执政, 缅甸的外部压力大大缓解, 印度对缅甸政府的重要性有所下降, 缅甸不会再容忍印度的类似行为。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 缅甸甚至可能在某些事务上借助欧美等西方国家对印度进行制约, 以实施新一轮“大国平衡外交”政策, 毕竟让印度在该地区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无助于缅甸维护自身国家利益。因而, 如何应对民主化缅甸外交政策的调整, 在此基础上促使印缅两国互利共赢, 这也是印度政府所面临的挑战。

  尽管民主转型后, 军方已经宣布交权, 但宪法仍然规定国防军“享有独立处理所有与军队有关事务的权力” (宪法第20条) , 并“始终坚持军队能参与和肩负对国家政治生活的领导” (宪法第6条) 。可见, 军队不仅享有其独立的利益, 还试图参与政治权力, 在国家政治中发挥主导作用。38缅甸军方领导人同样坚信军队才是缅甸稳定发展的基石, 军方就等同于整个国家, 没有军队的支持, 缅甸就将走向崩溃。所以即便国内的民主力量赢得了2015年的大选, 军方也难以彻底放弃权力。一旦缅甸的民主转型过于激进以致威胁到了军方的利益, 军队将毫不犹豫地采取干预措施, 再次对国家实施直接管制。

  所以在2015年大选期间, 民盟在涉及社会、经济的问题上很少给出详尽的答案, 民众无法了解到具体的相关方针政策。但现在作为执政党, 民盟的地位发生了改变, 它必须出台解决有关问题的政策。因此, 尽管民盟政府是民选的政府, 但是由于缺乏相应的技术官僚, 其之前所制定的一些政策未必能得到有效的落实。再加上民盟政府之前从未处理过相关政务, 所以印度政府在同缅甸方面交涉有关事务时也许会面临事倍功半的窘境。此外, 执政的民盟内部因素同样不可忽略。2018年3月21日, 缅甸总统吴廷觉因“身体健康”原因宣布辞职。在不久之前, 昂山素季同样因为“身体不适”而取消了在澳大利亚悉尼的演讲。尽管一周后, 同为民盟资深成员的吴温敏当选缅甸新任总统, 将与民盟领导人、缅甸政坛的“实际掌舵者”昂山素季继续领导缅甸的民主转型之路。但由此凸显出民盟因长期在野, 缺乏执政经历, 民盟内部领导阶层老龄化严重 (新当选总统吴温敏现年66岁, 昂山素季则已年过70) 等状况。在反对党和军方“干部年轻化”的压力下, 民盟应该及时改善领导层老化现状, 更好地确保缅甸的民主转型之路。

  因此, 印度在制定对缅政策时需要顾及“民盟”及缅甸军方两者的利益, 同时还要顾虑国内及国际社会等多方面因素。

  2016年, 缅甸召开了两次全国民族和解大会 (21世纪彬龙会议) 。尽管有所进展, 但由于缺乏互信及宗教矛盾等原因, 和平进程仍旧不够完善。2016年10月, 政府军与缅北联合阵线战事趋紧, 若开邦罗兴亚人 (穆斯林) 与佛教徒之间产生大规模冲突, 标志着和平前景仍长路漫漫。39缅甸国内政局的反复动荡在一定程度加大了印度政府对缅外交所面临的挑战。

  缅甸国内以民盟为代表的民主进步力量与军方为主的保守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 可以说缅甸现在是由二者共同执政似乎更为恰当, 也就是说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尚未结束, 民主转型仍旧处于进行时。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 以军方为首的保守集团仍将在缅甸的政局中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种形势短期内很难改变。缅甸作为印度的重要邻邦, 其民主转型对印缅关系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民主转型中的缅甸对印缅两国关系来说是机遇与挑战共存。印度可以利用缅甸民主转型这一契机推动印缅两国在各领域的全面深入合作, 在实现其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应妥善处理缅甸民主化所带来的挑战, 以实现印缅双边互利共赢。

  2011年9月30日, 时任缅甸总统吴登盛以“人民意愿”为由, 宣布其任期内暂停密松水电站项目。